您现在的位置: 大庆市外事侨务办公室 >> 内容 >> 学习园地 >> 学习探索 >> 正文
浅谈东北菜名翻译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浅谈东北菜名翻译
作者:国际合作…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10469 更新时间:2012/3/9 8:51:20

    近日,大庆晚报举办的给“东北菜起个洋名”的活动引起了不少业内人士的关注。借此机会,笔者想谈点自己对菜名翻译的一些见解。
    菜名翻译,看似简单,似乎无法与翻译诗歌和散文的难度相比,但要想做到尽善尽美,把菜名文字凝练、精确的特征、丰富的文化内涵及鲜明的地域特色恰到好处地表达出来,着实不是一件易事,需要译者具备扎实的外语基础和相对深厚的翻译功底。
    与翻译粤菜或其它菜系的菜名不同,东北菜实际上还没有走出国门或广泛的被外国食客所接受,换句话来说,东北菜还没有在国际上叫响,没有在国外形成文化“积淀”,因此,翻译过程中没有可供借鉴的元素,这就使得翻译更具挑战性。
    那么到底如何翻译东北菜名,使它们的“洋名”既能令人赏心悦目而又生动形象呢?笔者认为应该把握以下几个原则:
    一、写实性译法,即体现菜肴的烹饪方法、原料及配料
    借鉴粤菜及其它菜系名称的翻译方法,译出菜名的原料名称、烹制方法,让食客通过外文菜单了解菜肴的构成材料,口感味道等,以指导食客有目的的选择菜肴。如“小笨鸡炖蘑菇”可译成 “Stewed chicken with mushrooms”。在此,“stewed” 是烹制方法 “炖”,“chicken”是“主料”,而”mushroom”则是伴随着鸡一起“炖”的辅料。又如 “三烀一焖”的翻译“Steamed potato, pumpkin, eggplant and eggs”,既体现了烹制方法“蒸”,又明确了所“蒸”的内容,这似乎比中文菜名的表达更确切了一些。
    二、写意性译法,即体现菜肴的“色、香、味、美”
    这种译法是要利用菜肴原料的色、香、味的特点及烹调方法,给食客一种“视觉”感受,使其通过菜名就能“看到”菜肴的“色”和“美”,嗅到菜肴的“香”和“味”,以增加菜肴对食客的诱惑力。如将“酥白肉”译成“Sweet and crispy white pork” 就体现了此菜的“香甜”和“脆”的特色。有如“拨丝地瓜”译名“Fried sweet potato with sugar coating”,意思是给过油后的地瓜包裹了一层糖浆,听起来很诱人。
    三、兼顾文化差异,避免冲突,在翻译中找到平衡点
    菜名翻译的最难之处就是如何兼顾文化差异,避免冲突,尽量找到平衡点。笔者认为,在翻译过程中,译者一定要牢记翻译后的菜名是给异国食客看的,他们的风俗文化及饮食习惯可能与我们的大相径庭,如果刻意追求保留我们的特殊文化元素而忽视了菜单译文“受众”的文化,可能会闹出国际笑话。业内熟知的川菜“夫妻肺片”的翻译Husband and wife’s lung slices(丈夫和妻子肺的切片),会令多少异国食客望之却步。
晚报此次推荐翻译的菜名中,“白肉血肠”就是一个东北地域文化特色十分浓厚的菜名,翻译不好,可能会与“夫妻肺片”译法有“异曲同工”之处。这里,“白肉血肠”的翻译难点在于“血肠”。我们知道,西方人十分忌讳吃动物内脏一类的食物,如果我们硬要把“血肠”译成Large intestine filled with pig blood (灌猪血的肠子),那将会令他们十分反感。但是,如果做一些妥协,把“血肠”译成 Black pudding(一种英国早餐肠,用牛肉和猪血灌制而成)是否会更好一些,值得商榷。又如“关东酸汤子”是用发酵后的玉米面作主料,如果在翻译中使用“fermented”(发酵)一词,会使人们联想到细菌或不卫生的情景。
    纵观参与此次活动的译者的翻译,虽说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,但总体来看,这些翻译在诸多方面亟待改进,具体是:1)有些译者没能将菜肴的烹饪方法表现出来,有的尽管体现了菜肴的做法,但动词与其宾语之位置颠倒,犯了明显的语法错误。如将“红烧肉炖粉条”译成了Pork Stewed potato noodles,意为猪肉炖的粉条,这里猪肉成为动作的发出者。2)对表现烹饪方法的几个英语常用动词 stew, braise和 suate 的词义区别掌握不够精准,如“红烧肉炖粉条”的“炖”应该用braised,意为先用油快炒,然后加适少量的水慢炖,而不是用stewed,它的意思是加少量的水文火慢炖。Sauteed 则是指用少量的油嫩煎或快炒的烹饪方法。3)有些译者过分依赖和求助互联网,翻译与网络上的内容有明显的雷同之处。互联网上的翻译大多出自业余翻译人员之手,不仅粗糙,且错误很多。如有些译者可能参考了网络的翻译,将“关东酸汤子”中的“关东”译成“Kanto”,这个单词是指日本的“关东”地区,而菜名中的“关东”则指的是我国东北地区,可译成“Guandong”或 “Northeast”所以在求助网络搜索进行翻译时,一定分析思考,有所取舍。4)有些译者过分忠实原文的文化特色,却忽视了西方的文化和饮食习惯。如把血肠直译为“灌满血的肥肠”,与西方的饮食文化格格不入。又如将小笨鸡译成“young chicken”(年轻的鸡)或“free-range chicken”(散养的鸡),看似忠实原文,其实有画蛇添足的味道,因为西方食客从不介意他们吃的鸡是散养的还是舍养的。
    总之,菜名的翻译可以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但是,要使它们被食客广泛地接受并能久远地流传下去,才是翻译者所要追求的最佳效果。

附:试译关东大院提供十个菜名

1   小笨鸡炖蘑菇 Stewed chicken with mushrooms
2   地三鲜        Fried potato, green pepper and eggplant
3   白肉血肠       Stewed fat pork with black pudding (blood sausage)
4   三烀一焖      Steamed potato, pumpkin, eggplant and eggs
5   杀猪烩菜      Butcher’s hotchpotch (Ingredients: fat pork, pickled cabbage and blood sausage)
6   酥白肉      Sweet and crispy white pork
7   红烧肉炖粉条  Braised Pork with starch vermicelli
8   拔丝地瓜      Fried sweet potato with sugar coating
9   铁锅炖鱼      Stewed fish in iron pot
10 关东酸汤子   Guandong sour corn noodle soup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作者:国际合作科科长郭步高

文章录入:wsqw    责任编辑:wsqw 
 
 主办单位:大庆市外事侨务办公室
地址:黑龙江省大庆市萨尔图区东风路19号 公安备案号:23060202000104
邮编:163002 E-mail:wsbmsk@163.com